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自从导演决定改剧本后,跟组编剧便每天顶着一对黑眼圈对着 />

    保洁阿姨从编剧房间清出去的垃圾袋里,不是一碟碟烟灰烟蒂,就是一桶桶空红牛罐。

    这几日,编辑却遇到了瓶颈。

    改成大女主剧不难,难的是,在把宸贵妃改成大女主的同时,制片方又要求不能让方雅涵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难,真难!

    剧组便给演员们放了几天假,也给编剧点时间打磨剧本。

    拍摄周期延长那是真金白银地烧进去,也好在这剧组最不差的就是钱,延长个一周两周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正好赶上8月31号,林以桉大四开学要去学校报个到。

    红姐也说,既然回市区了,她之后也要恢复营业,那就顺便到公司一趟,谈谈接下来工作安排上的事。

    林以桉便收了一箱衣物上了剧组大巴车。

    八月末、九月初的阳光暖融融的,透过车窗照进来。

    车上,林以桉戴上眼罩补了个觉,醒来后便看起了《九州大帝》。

    全本一百万字,断断续续看了两个月总算看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大巴车停下后,林以桉先打车到了星光小区。

    开门进去后,她照例打开窗子通风,而后环顾四周——

    之前觉得这房子虽小,但五脏俱全,只是在洛山别墅住了一年回来,现在再看便觉得这房子有点小了。

    又窄又矮,光线也不太好,让人有些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人的欲望是会增长的。

    她不知自己今后要如何努力,才能给自己一份他曾给过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好在,她至少还有给自己换一套房子的钱。

    林以桉把行李箱推进卧室,从抽屉翻出学生证去学校报道。

    到了教务处,林以桉盖好章走出来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的银杏树已经开始微微变黄。

    正值夏日,同学们穿着各色t恤、裙子,脸上也是一张张青春洋溢的面孔,衬得整个校园也光鲜亮丽。

    这里与剧组不同,也与洛山别墅不同。

    她本该属于这里,但她却在剧组和洛山别墅度过了自己大学三年。

    天气这么好,她不太想回家,便给顾珊珊发了个微信。

    林以桉:【你在哪里呀?】

    顾33:【我正要去报道。】

    林以桉:【我现在在大学城,报道完要不要去逛逛街?】

    顾33:【好的呀!】

    林以桉:【那我去你们学校北门等你。】

    林以桉正要前去,沈淮之却一通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觉得沈淮之大概也没什么正经事,便摁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沈淮之却来了短信:【我有事,你接一下。】

    沈淮之再打来,林以桉便接听了,沈淮之道:“我上回买的那个男士钻戒是你收起来的吧,你放哪儿了?”

    确实是她收的,“你看一下床头柜抽屉里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沈淮之拉开了抽屉,随手翻了翻,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记得应该是在那里……

    只是沈淮之说没有,她便又想了想,“那你看一下衣帽间放首饰的抽屉里。”

    沈淮之道:“我刚刚找过了,也没有。”顿了顿,“你现在还在剧组吗?什么时候杀青,过来帮我找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以桉不明白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那枚戒指从没见他戴过,现在又找它干什么?

    林以桉问:“你找它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淮之道:“那枚钻戒六万块,是我的私人财物,我今天收拾东西发现它不见了。”顿了顿,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在大学城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时间吗?能不能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林以桉举着手机沉默良久才开口,“要不你让陈姐帮你找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个拥有一抽屉价值六位数、七位数手表的人,还记得自己曾买过一枚区区六万块的戒指,也真是难为他了。

    对面,沈淮之道:“我跟陈姐已经找了一上午了,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林以桉顿了顿,“我现在约了顾珊珊,没时间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淮之道:“晚一点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顿了很久,林以桉轻叹一口气,“那大概要下午三四点。”

    沈淮之说了一句“好”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见到顾珊珊后,林以桉也没了兴致,两人在购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