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书桌上的白色电子小表显示——14 : 22。

    是在二十分钟前林以桉说还有四十分钟到,他觉得林以桉马上要到了,便走出书房叫了一声:“陈姐。”

    陈姐应了声“哎”从厨房走来。

    沈淮之道:“做一碗水果捞,多加点香蕉和芒果。”

    陈姐道:“好的,知道了。”便走向了厨房。

    翻找水果时,她发现一周前买的芒果已经放软了,香蕉在吧台放了一周一根没动,也开始长黑点了。

    林小姐喜欢吃水果,常常拿水果代餐,家里便常备着些水果,只是这两个月林小姐不来,水果都没人吃了。

    沈先生说是林小姐去拍戏,过两个月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芒果和香蕉是林小姐的最爱。

    估计是林小姐要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小八“喵”的一声走来扒住了陈姐的小腿。

    小八是上个月沈先生捡来的。

    也是奇了怪了,之前林小姐一直想养只猫,先生都不同意,上个月却从路边捡了一只流浪小猫回来。

    林小姐一会儿回来看到一定会很开心吧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沈淮之在书房等了一会儿便听外面传来声响,却见来人不是林以桉,而是一辆宝蓝色超跑开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那是沈斯年的车。

    洛山别墅安保很严,没有业主同意是不会放客人进来的,沈斯年却问也没问一声就把车开进来了。

    沈淮之也没问他是怎么进来的。

    上回看完车展,沈斯年一定要到他住处看一眼,他就带沈斯年来了一回洛山别墅,保安大概记得他。

    沈斯年这人又颇为嚣张,对服务人员向来没什么好气,保安不敢拦,也就放他进来了吧。

    他早不来晚不来,怎么偏偏这时候来?

    沈斯年进门时,陈姐一碗水果捞刚做好放到了吧台上。

    沈斯年便走过去,顺手叉起一块送进了嘴里,“你怎么还爱吃这玩意儿啊,这不是小姑娘才喜欢的吗?”

    沈淮之道:“她一会儿要来。”

    沈斯年恍然大悟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,也就是那个小演员。

    叫林什么?忘了。

    记得车展上沈淮之还问——是不是演员都有房车?

    他以为房车是送小演员的,只是刚刚,他却在院子车棚里看到了它,便问了句:“你那车没送出去啊?”

    沈淮之问:“送谁?”

    “小演员啊。”

    沈淮之眼皮也不眨一下地说:“送什么小演员,是我自己要坐,上班太远了,路上做按摩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沈斯年便问:“那你住这么远干嘛?”

    沈淮之道:“这儿多好,山清水秀、鸟语花香、远离喧嚣。”

    沈斯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追求,简直跟老爷子有一拼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几年前退了休,拍下了南水湾的一块地,在那儿建了一座占地面积约有八亩地的庄园。

    后面还带三亩地的良田。

    老爷子打算在那儿过瓜田李下、田园牧歌式的养老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世外桃源里,每一寸土地却都散发着金钱的铜臭味。

    水果捞被沈斯年吃了一口,沈淮之便叫陈姐把碗撤了下去。

    臭男人吃过的东西,还怎么端到小仙女面前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外面淅淅沥沥下着雨。

    林以桉下了车一路小跑到沈淮之家门口,却见院子里停了一辆宝蓝色超跑?

    刚刚她在小区门口看到这辆车车主与保安起了争执。

    车主坐在驾驶座,开着车窗,一只胳膊伸出来指着保安道:“特么知道我是谁吗?没见我上回来过一回?”

    车主气焰嚣张,保安不敢再拦,也就放行了。

    车子便“轰———”地一声开了进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竟在这儿看到了它。

    洛山别墅是她和沈淮之“非法同居”的地点,多少带着些“见不得人”的意味。

    沈淮之从不在这儿见客,他身边也没人知道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有点懵,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,便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雨滴淅淅沥沥掉在屏幕上,她手指湿了,指纹也识别不出来,用t恤蹭了蹭才解开了手机,给沈淮之发了个信息问:【在吗?我现在能进去吗?】

    沈淮之却推开了门,对她招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