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而林以桉只觉得这一句心酸又可笑。

    我可以对你好一点……

    她爱他,像爱生命一样爱他。

    而他能做的,真的也只有对她好一点,仅此而已了。

    她那么爱他,他却直到最后,还一直在“举轻若重”地对待它。

    曾经捧在手心珍惜又珍惜的情感,走到最后看透了它,也看透了对面那个人,就只剩嘴角边那一抹轻佻的嘲讽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倒是知道之前你对我不好了,是吗?”

    沈淮之道:“我现在知道了。我可以对你好,别走了行吗?”

    她只是冷笑了一声,想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而她越是挣扎,他便越是用力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沈淮之再收紧一寸,她的手腕就要断掉了。

    她怕了,忽然开口求饶道:“哥,你弄疼我了。”说着,抬起一双干涩红肿的眼眸直直地望向他。

    眼里更多的却是愤恨与不服。

    沈淮之发现,一旦她开口叫哥,他就毫无办法;她不是一个随便认识的女孩,而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。

    五年时间断断续续的陪伴,这一年来更是朝夕相处。

    哪怕恋人不成,这份情谊,也永远都在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只小奶猫从浴室走出来,“喵”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真的养了一只猫,别走了,我们一起养它。”顿了顿,“别走了,嗯?”他尾音有些失控地颤抖。

    他向前一步,逼近她,食指抚过她脸颊,又轻轻勾起了她的下巴,“别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歪头垂睨她,想要吻下来的姿态。

    林以桉眼泪却再也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,“你觉得我们真的适合吗?”说着,她含着一汪眼泪盯向他。

    沈淮之问:“为什么不适合?”

    他明明知道她说的是什么,却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林以桉眼泪簌簌地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还是选择说出那些,她压抑了很久的矫情话语。

    “你的世界很大,大到让人眼花缭乱,所以你不太看得见我,这个我知道。但我的世界太小了,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的眼里就只看得到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信不信,从我十五岁到二十岁这五年时间里,我眼里就只看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她湿润的眼眸低垂,望着地板,“我真的,很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好像,并不怎么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觉得这没什么,你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跟,你偶尔回头看看我,我就可以开心很久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我不想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她烂漫地笑了一下,眼里也含了一汪即将落下的眼泪。

    她长大了,她现在能够看清了,其实他真的不爱她。

    之前的她也曾暗暗地觉得——他爱不爱她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只要她爱他,而他愿意同她在一起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只是越到后面她便越是觉得,这样的关系,真让人疲惫。

    她说:“垫着脚尖仰望一个人的感觉,太累了,我现在脖子都酸了。我想过回我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以桉活动了一下被沈淮之钳住的手腕,沈淮之的手便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不想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你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林以桉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答案,沈淮之面色沉下来,眼中那一丝柔情也迅速抽回。

    他想把她留下,无论如何,把她留下。

    他忽然开口,“林以桉,你想出演那部剧对吗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从恳切变为了平等谈判的姿态。

    或许也不是平等,是俯视。

    他说:“留下来,我可以给你最好的资源。区区一个电视剧又算得了什么?你想要什么角色我都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经纪人,周楚红,你忘了她之前是怎么压榨你,怎么不顾你反对,拿你去和别人炒cp的了?”

    “你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商品你明白吗?你甘愿当一个商品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哪天,她会派你到饭局酒桌上陪这陪那?”

    林以桉却道:“她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太高估这些人的道德底线,这种人我见了也不是一个两个,周楚红的事我也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解约,给你开一间工作室,你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来选择怎么工作,或者干脆不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