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出了家门后,林以桉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不见停,她走到小区门口才想起要叫车,连忙拿出手机点,只是这一带本就偏僻,她多加了五十块的红包才叫来一辆车,在雨中等待。

    约等了二十分钟,她已经全身淋透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手机,上面显示司机还有五分钟赶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她听身后响起“嘀嘀”的两声鸣笛,一回头,见是沈淮之那辆银灰色大牛停在了她的身侧。

    林以桉只是瞥了一眼,回头继续等车。

    沈淮之降下车窗,对她说了句:“上车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林以桉道:“不用了,我叫了车。”

    沈淮之问:“你要等到什么时候?上车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林以桉又看了一眼,手机屏上落满了小雨点,她拿到t恤上擦了擦,才看清上面显示还有三分钟。

    而正在这时,一辆白色大众从前方路口拐了过来,林以桉知道是来接自己的师傅,便向那辆车跑去。

    沈淮之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见林以桉上了车,“嘭”地关上了车门,车子掉头开走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上了车,司机问了句:“大学城星光小区是吧?”

    林以桉说:“对,星光小区。”

    车子开了一会儿,快要拐弯时林以桉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见他的车已经开走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动作可真快。

    也对,他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被她拒绝了,还开车追出来,他已经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林以桉拿了一套换洗衣物便走进浴室淋了个热水澡。

    水温微烫,打在她光滑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她受了点寒,淋浴时,便一直在“阿秋”“阿秋”地喷嚏不断。

    淋完,她便赶紧吹干了头发,又给自己煮了可乐姜汤,热热地喝下一大碗,便躺回床上刷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房子太久没住人,被子都有些潮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周楚红发来微信问了一句:【什么时候来一趟公司?】

    林以桉:【明后天都可以。】

    周楚红:【明天上午十点可以吗?】

    林以桉:【ok。】

    -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林以桉有些低烧头痛。

    测了一下。体温是37.6度。

    林以桉翻了翻抽屉,只是翻出的药品却已经全部过期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她那天进组时,沈淮之给她买了一些基本的药品,不过那些药都放在了剧组酒店没带过来。

    林以桉热了可乐姜汤来喝,喝完简单洗漱,又上了淡淡的妆。

    身体不适,于是来到公司时,她看起来有点憔悴。

    林以桉的经纪公司叫“橙心娱乐”,由她经纪人周楚红一手创办。

    周楚红今年三十五岁,算是业内赫赫有名的金牌经纪人。

    之前在另一家大经纪公司做了十多年,如今圈内许多一二线知名艺人,都是周楚红当年一手捧起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三年前,自己从公司出来单干,成立了橙心。

    林以桉是周楚红签下的第一个新人艺人。

    那年林以桉刚满十七岁,素面朝天扎了一条马尾辫,来参加戏剧学院艺考,被媒体拍照发到了网上。

    周楚红一眼便看中了她。

    她长相气质独特,很有记忆点,让人看一眼便忘不掉,又有一个自杀去世的影后妈妈,身上自带话题。

    周楚红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十年,目光毒辣、嗅觉敏锐。

    她看一眼就知道——这姑娘肯定能红。

    大一开学之前,周楚红便以“最美艺考照”、“林凤娇遗女”等话题作为宣传点,对林以桉进行包装宣传,果然吸引了一波关注,大一开学后,林以桉便一边上学,一边接戏、接工作。

    林以桉有时也挺让人惊喜。

    包括演技、努力,各个方面。

    而最让她惊喜的,莫过于林以桉大三那年竟搭上了沈淮之。

    说白了,有资本在背后捧,这条路会好走太多。

    那么多小明星,每天这个酒局那个饭局地奔波,想结识点人脉,却连沈淮之的脚后跟也摸不着。

    林以桉悄默声的,竟已经爬上了他的床?

    地产业是很重资本的行业,财大气粗,拔一根汗毛也比人腰粗。

    何况又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