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秦国,咸阳

    秦王与其他诸侯不同,但凡出了事,他并不会召集所有的大臣,而是独自与范雎相见,正因为如此,秦人都知道范雎是秦王最信任的心腹大臣,也是最受他宠爱的大臣,他一个人的提议,就能力压秦王宫里的诸臣,让他们不敢反驳。秦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,或许在他的眼里,范雎的作用要远大于王宫内的其余大臣。

    两人面向而坐,秦王皱着眉头,这位老人看起来有些不安,他说道:“赵国以赵括为将,廉颇辅佐他,赵括深得士卒之心,士卒敢为他死战,廉颇征战一生,精通战事,魏国以晋鄙为将,以魏无忌辅佐他,晋鄙是深得魏王信任的老将,为人谨慎,魏军粮草充沛,魏无忌麾下能人又多,不缺乏有智谋的贤才。”

    “楚国以庞煖为将,景阳辅佐他,庞煖熟读兵法,有与常人不同的计策,景阳是楚王所仰赖的老将,曾解决燕国之围。”

    “武安君带着少于他们的士卒,身边又没有那么多的贤才来辅佐,他能击败敌人麽?”,秦王问道,这次能形成联合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燕国的入侵,让魏楚两国察觉到了赵国有灭亡的危险,这才有了如今强盛的伐秦联军,可是,秦王并没有要追究范雎责任的想法,甚至连提都没有提及。

    范雎平静的看着秦王,笑着说道:“大王,您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赵国的士卒经历了多年的战争,格外的疲惫。”

    “魏国的粮草充沛,可是士卒都是没有经历过战事的弱兵。”

    “楚国的将领们厌恶庞煖,抵触他的军令。”

    “在臣看来,这国的联军,不值一提。”,范雎说着,秦王笑着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寡人是不是应该征召更多的士卒,前往支援呢?”,范雎摇了摇头,说道:“耕作与战事,耕作在前,即将是春种的时期,不能再征召士卒,不能耽误农事。”,秦王迟疑了片刻,又问道:“难道我们就这样等着武安君破敌而不派遣援军麽?”

    范雎笑了起来,说道:“臣有援军,早已派往救援,请您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?寡人不知道范叔也有兵马?不知您派遣了多少援军?”

    “臣有名援军,而他们的作用能抵得上十万大军。”

    秦王来了兴,眯着双眼打量着范雎,显然是在等待着他的解释,范雎这才说道:“臣的第一位援军,唤作段干子,他是魏国的国相,是个卑鄙的小人。魏王虽派遣军队,可是他心里很忌惮魏无忌,臣派人以钱财买通段干子,让他在魏王面前诉说魏无忌准备在河内称王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臣的第二位援军,您也认识,是楚国的国相,黄歇,黄歇虽忠于楚王,可他非常的惧怕秦国,不愿与秦国作对,我派出说客见他,威胁他,等战事结束,无论战败,秦国都要全力攻打楚国,以报此仇。他定会想办法来避免楚国与秦国的正面交锋。”

    “臣的第位援军,唤作赵晖,您或许不知道他,他是赵国的御史,是个见钱眼开的小人,曾将赵王与群臣的商谈内容卖给我们,臣派人带着贵重的礼物拜见他,让他告诉赵王,魏国之所以出兵,是因为赵胜与魏王有亲,魏王想要扶持赵胜为赵国的王,借此控制赵国。”

    范雎忽然咧嘴笑了起来,他说道:“有这位援军,您还需要担心什么呢?”

    秦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方才笑了起来,说道:“有范叔在寡人的身边,寡人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?”,主帐内,赵括呆滞的看着面前的武士,这是赵王的使者,从邯郸城飞速前来,特意寻找赵括,看到这位使者风尘仆仆,颤抖的说不出话来的模样,赵括急忙请他坐下来,给了他一些酒水,使者缓了片刻,这才说出了自己从邯郸里带来的军令:不许支援魏军,要时刻提防魏军,一旦魏军有异动,立刻攻击。

    赵括顿时茫然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是魏国背叛了联盟,又与秦国私通?不对啊,魏军都已经快占据整个河内了,难道这消息也是假的??

    就在赵括心惊胆战,目瞪口呆的时候,这位赵国的武士,他看起来有些不忍,看了看周围,随后低声对赵括说道:“是御史赵晖,我听到赵晖对上君说,魏王要扶持平原君为赵王故而,上君急忙派我前来找您。”,赵括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位武士,沉默了许久,方才说道:“您回去告诉上君,此处有我,让他安心宴请群臣,不要为战事而操心。”

    武士这才朝着赵括俯身行礼,应诺了,急匆匆的离开了此处。

    赵括并没有去多想赵王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