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就这样,两年时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狼族虽然再次发现了言一诺的踪迹,但无奈这个言门最后的纯血巫师,如今已经有了一个强悍的保护神,赤霄。这个高大霸气的男人,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。在狼族折损了近百位猎手,以及大族长的长子狼毫将,也被赤霄差点打断了脊梁骨后。

    狼族已经对得到言一诺的鲜血,完全陷入了绝望中。虽然每个月圆之夜,都会蠢蠢欲动,设置陷阱也会暗中挑衅,但明面上大张旗鼓的进攻,再不敢轻易尝试。于是,言一诺与赤霄,终归进入了相对安稳的生活。

    赤霄用自己带过来的金子,开了一家叫言而的酒吧。至于为什么叫这么怪的名字,都多亏了言一诺。她信誓旦旦这个名字是请大师重金算过的,风水特别的好。赤霄也懒得跟她计较,他让这丫头辞去了超市的工作,两个人一心一意经营这家酒吧。

    赤霄虽然是异世空间而来的皇帝,却在经营层面有着卓越出色的能力。他不但将酒吧管理的井井有条,甚至自己还酿出了一种叫百花醉的果酒,成为言而最富传奇的鸡尾酒。加之他出色的容貌,言而吸引了一批女性顾客,铁忠到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言而除了霸气的老板和令人沉迷的百花醉,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。这里吸引着一群对悬疑事件感兴趣的人,经常于此聚会摆龙门阵。据说,那个调酒师言一诺还是一个纯血巫师,能看穿前生今世与未来。所以,言而酒吧又充满了神秘与悬念。当然,这是赤霄放出的烟雾弹,以便找到更多开启异世空间缝隙的线索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两年来,赤霄与言一诺的关系越来越奇妙,他们像兄妹、像朋友、像老板和打工的,却更像一对情侣。然而,这最后一点,恐怕周围的人都看得出来,只有他们自己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    赤霄觉得言一诺,就是个好吃懒做的小无赖惹事精。但自己偏偏会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包容她、保护她、甚至硬着头皮跟着她去胡闹,再为她惹出的麻烦去善后。在这个空间里,她是自己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言一诺觉得赤霄,简直就是传说中腹黑、臭脸以及毒舌的老男人。但自己偏偏离不开他,像极了一头树袋熊幼崽,毫无保留的黏着他,信着他,愿意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留给他。在这个空间里,他是自己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最亲近的人,中间其实隔着数不清的流年,和一个传奇中最惊艳的凰后,幺离凰。让她和她,迷茫而困惑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言一诺又接了一桩生意,就是为一个有矿的大金牙,上门捉妖。

    “这个空间,哪里有妖?鬼倒是不少,藏在人心里的鬼。比如一直追杀你的狼族,不过都是普通人,并没有什么法力。他们对于血液的渴望,恐怕是一种家族遗传病。”赤霄冷着脸,不客气道。

    他依旧穿着那件超人的围裙,站在灶台前,正用砂锅煮着一只老母鸡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你看看我们言家的秘籍,分明写着各种驱鬼术。”言一诺翻了个白眼反驳。她小心翼翼抱着一本羊皮册,爱护备至。

    “你会法术吗?言门的大巫师。”他斜了她一眼,不吝鄙视。

    言一诺的短发早就长起来了,甚至过了肩。她剪了齐齐的刘海儿,瞪着圆圆的眼睛,可爱得像个瓷娃娃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我不是捡到了你,你就是我最成功的法术。”她得意洋洋:“小元宵,你是鱼盆转世吧?我想要什么,只要跟你许愿,你都能实现。我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,才能捡到你这个法宝。”

    “滚那边去收衣服。没看见,要下雨了吗?”他冷哼一声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言一诺眼珠一转,她抱着秘籍一个飞身,躺倒在沙发中,一个标准的葛优躺,舒舒服服的抱住了一盒夹心巧克力。

    “人家还要忙呢,我不得好好谋划,如何帮金总捉妖?拜托,一万块哦,可比你卖那些百花醉,容易多了。”她一边贪婪的吃着巧克力,一边谄媚道:“等你给这只老母鸡洗完澡,帮我收衣服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喂,言一诺,你自己的内衣和袜子,也让我一个大男人帮你收吗?”赤霄挥着手中的汤勺,半眯着狭长眼眸,指着正在舔着手指的无耻小人儿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介意,你有什么亏吃。再说,我还有什么你没看过,装作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想当年,是谁把我脱光光的。哎呦。”言一诺痛呼一声,脑袋被一根抛过来的胡萝卜命中了。

    “去收衣服,然后去习字。一个小时后,我要亲自督看你站桩。”赤霄冷冷道,不容拒绝。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